异味扑鼻!青岛市区内竟办起了塑料加工场?

母婴用户    2019-11-29 02:03     浏览 33333 

  黄先生家住市北区,在前段时间和朋友吃饭时了解到青岛市有很多塑料颗粒厂,这让很久之前做过塑料行业的他很是警惕。

  黄先生说,塑料加工在很多城市都被禁止,正规的企业应该是在工业园或者是乡镇园区,处理污染废水需要一套系统,仅仅是污染处理就需要很大的占地面积,而他听说的这些地方,显然没有空间进行处理,那么黄先生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情况,市区的塑料加工厂真的存在吗?行动员按照黄先生的指引,一一前去调查。

  在德兴路宁乡路附近的一处空地内的最里面,行动员果然看到了一处泡沫颗粒加工厂,工人们正忙活的热火朝天。

  还没有靠近厂门,行动员就感受到了巨大的热浪伴随着浓重刺鼻的气味,扑面而来,几乎可以确定的是,这样的简易加工厂,应该不会配备任何的污染处理设备,更别提合法手续了,就当行动员想再去对面黄先生所说的塑料碎片加工厂的时候,一位空地中的工作人员找了过来。

  看得出来,现场的工人们都十分警惕,行动员表示自己是周边居民,这名工作人员马上说没领导,让行动员赶紧离开。离开这家加工点,行动员沿着宁乡路往北走,宁乡路靠近开平路的位置还有一处塑料碎片加工厂。

  这是一条非常隐蔽的小路,路边的一处院落,门口大门紧闭,还写着出租二字,但机器的轰鸣声和路边一车车准备往里送的塑料瓶外卖盒,仍旧能看出里面忙碌的很。

异味扑鼻!青岛市区内竟办起了塑料加工场?

  行动员接连探访了两家塑料加工作坊,发现对于自己做的事情,两家工厂的工作人员都十分警惕,不是藏在角落就是大门紧锁,离开市北区,行动员赶往崂山区高昌路,这边的一个院内空地,也在忙碌的进行打包,这些企业都大门紧闭,外人难以进入,沿着这里往北继续走,四流中路的一处废品收购站前,一辆装满塑料瓶的货车正出发,这些塑料瓶将送到哪里?

  同样的铁门,同样的场景,这个院落也是大门紧闭,只是在送货车到达的时候才打开院门,黄先生说这里也是一家塑料加工点,但由于行动员无法进入,具体情况也无法核实,就在行动员对于这个院落进行观察的时候,又一辆拉满塑料制品的货车出现了,他的目的地是位于印江路的一个老皮革厂。厂内有安保人员和当车杆,行动员选择步行进入厂内,在经过了一片废旧厂房后,在厂子角落里发现了一条路,这条路通往厂内的一片空地,两家加工塑料的厂子就在这片空地和附近的厂房内。

  机器的轰鸣声加上浓重的塑料异味,行动员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,矿泉水瓶堆得像小山,还有一些餐盒奶茶杯混杂其中,工人们正在一大袋一大袋的整理塑料废品,另一边位于厂房内的泡沫加工作坊也不甘示弱,泡沫满天飞,加热产生的塑料废气也直排到空气中。

  接连三天的调查,行动员走访了青岛市区的几家塑料加工点,有的大门紧闭,有的隐藏角落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他们的生意都很红火,这些塑料加工点究竟是否合法,又会造成怎样的环境影响,行动员联系了青岛市生态环境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李沧大队,对于行动员发现的印江路塑料加工点进行现场检查。

  这家泡沫颗粒加工的老板倒是很直接,在这干俺啥证件都没有,就在执法人员到访时,机器正在进行着生产,空气中泡沫的碎粒伴随着浓重异味。

  这名老板姓滕,山东莒南人,他说自己就是把收来的塑料泡沫进行热熔成为塑料粒,而边上的塑料碎片厂老板是外省人,自己并不熟悉。

异味扑鼻!青岛市区内竟办起了塑料加工场?

  顺着小路往前走,大片堆成山的塑料瓶,在塑料瓶的中间有几位工人,对于执法人员的询问,人家从老板电话到合法证件是一问三不知。

  执法人员第一时间要求小作坊停工,对于自己正在进行的工作,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毫不避讳。

  行动员查询到,这些塑料碎片加工完成后,可以经过化纤厂转变为衣服的材料,也有的塑料碎片和餐盒碎片可以再次造粒,重新利用,继续变身塑料制品,一台机器几个工人,背后所带来的利益着实不小,执法人员第一时间下达了停业通知,并和行动员越好第二天再次进行抽样检查,执法人员走后,行动员在当天下午又再次回到这两家塑料加工点,门口已经安上了铁门,但里面却仍旧在热火朝天。

  执法人员在的时候答应的好好的,可转眼人家就又开了工,第二天下午行动员和执法人员再次来到现场